谁知道字幕网的app


2021年12月3日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男孩眼中有些慌张,瞳孔放大, 小心翼翼地看着旁边,整个人害怕得瑟瑟发抖着,说道:“不是我打的,是他,他打的。”

“他?”白雅对于这种病人,看多了,所以,很沉着,问道:“他打人的时候,在吗?”

男孩点头,“我在的,但是我被他捆了起来,他不让我插手,我看着他打那些女孩,我很害怕,我怕他也打我。”

“是一个很强壮的男孩。”

“不,他比我强壮多了,他有两米高,手臂粗的像是我的大腿一样,非常的有力气,我之前试图去阻止他,他把我推开了,我从楼梯上滚了下来,在医院里躺了一周。”男孩解释道。

“能和我说说他的长相吗?”白雅问道。

男孩用力的想,摇着头,“我不知道,我不敢看他,我不敢,他让我不要看。”

“那知道,他为什么要一直跟着吗?”白雅问道。

“为什么?”男孩迷惘起来,“我不知道,他为什么要一直跟着我。”

白雅扬起笑容,“如果他再出来找,一定要看清楚他的长相,他的穿着,记得他身上的每一个细节,这样我就能找到他,帮打倒他了。”

“这么弱小,行吗?”男人怀疑道。

乡村街道旁的迷人小可爱

白雅自信的露出笑容,“当然,我有秘密的法宝,不管他多强大,在我这里都是不堪一击,问题是,要先帮我找到他。”

男孩神情上轻松了一点,回归到了一开始的话题,“我能上吗?”

“不能。”白雅直接回答。

“为什么?”男孩不解。

“还在孩子,们国家的民风开放,事实上,过早的接触性,甚至迷,会造成身体不好,也会早逝。”

“不是吧?”

“中国有个朝代叫清朝,王孙贵族的孩子们,到了十二岁的时候,家里的大人就会给他找侍寝,让孩子明白男女之事,以免的新婚之夜的时候举手无措。

但这个年龄的孩子自控力本来就差,就会沉迷,除了发育不良外,也会影响健康,所以,没有一个王孙公子是长命的,甚至,很少有高大的。”白雅轻松的叙述道。

“说的,是真的?”男孩有些害怕的说道。

“网络上很多资料,可以去查,另外,能跟我说说印象最深的事情吗?”白雅轻而易举的转移了话题,控制了话语权。

男孩眼眸闪锁着,并不想说。

“交换条件是,我也告诉一个印象最深的事情。”白雅友好的引导道。

“先说。”男孩还是有些防备。

“我出生的时候,我的父亲在别的女人那里,我妈妈被离婚了,她精神崩溃,在我小的时候,用刀划破了我的手腕,她也划破了自己的手腕,想要带着我自杀,但是,我们被邻居救了。”白雅淡淡的说道。

男孩拧起了眉头,“那个时候多大?”

“五六岁的时候,她被送进了精神病院,我没有人领养,就去了孤儿院。”白雅继续说道,“该说了。”

男孩停顿了下,说道:“我,目睹过一场谋杀,我父母很早离婚了,我爸爸又娶了一个,那个女的很坏,经常打我,还趁我爸爸不在家的时候,和其他男人,就在我爸爸的床上,被我发现好多次,她为了不让我说,就威胁我,如果我告诉了我爸爸,就杀了我。”

“然后呢?”白雅问道。

“她后来被我爸爸抓到了和别的男人在床上,被我爸爸打死了,我爸爸去坐牢了,我妈妈带走了我。”男孩说道。

白雅明白他的病因了,小时候有心理阴影,潜意识的觉得女人很坏,而且,为了自保,一直在压抑着,患有狂躁症,幻想出了一个高大的男人出来保护他。

“那年多大?”白雅问道。

“七岁,不,八岁。”男孩说道。

“跟我来。”白雅说道,带着他来到了洗手间,“看着镜子上的自己。”

男孩看向镜子里的自己。

“喜欢打橄榄球吗?”白雅问道。

“喜欢,非常喜欢。”男孩说道。

“的梦想是什么?”白雅又问道。

“做一个体育老师。”

“看,很帅,很阳光,也很强壮,这样的,应该很招女孩喜欢,我在的眼睛里看到了自信,勇敢,和善良。

可惜,有一个破坏生活的人一直跟着,他给带来了很多的麻烦,让被父母骂,还让来看医生,他还让喜欢的那些女人远离,惧怕。

我们一起把他找出来,我把他消灭怎么样?”白雅微笑着问道。

男孩确定的点头。

“我给一个电话号码,当看到他的时候,就跟我说,好不好?”白雅耐心地说道。

男孩感谢地看向白雅,信任的点头。

“等我长大后可以追吗?”男孩问道。

“可以。”白雅笑着说道。

等他长大,还有2年,2年内会发生很多的事情,小孩子的话,不用太当真的。

男孩开开心心的走了,白雅看向挂钟上的时间,已经9点五十了,她得赶去警察局。

助理过来

“白雅姐,刚才好多人打电话过来预约,昨天的研讨会效果很好。”助理开心的说道。

“我之后会很忙,不能把所有的人都看下来了,先登记下所有人的情况,然后看情况再给他们定时间,如果可以,看看,有哪些能看的。”

“白雅姐,我们生意这么好,为什么不多招一些医生过来呢。”助理不解的问道。

“我开心理诊所,不是为了赚更多钱,而是为了有事可做。我先出去了,下午不来公司,明天见。”白雅微笑着说道,出门,到了地下室停车场。

突然的冲出来一个人抱住了她。

她吓了一大跳,防狼电棍在包里,这么被他抱着,她拿不到防狼电棍。

“白医生,我喜欢。”男人喘着粗气说道,把白雅推到车门上,猴急的脱自己的裤子。

白雅动弹不得。

他才把裤子脱下来,被一道强大的力道拉开,还没有看清楚是谁呢,背脊上一麻,就晕厥了过去。

白雅看着突然出现的面具人,他的脖子上挂着那条有她照片的项链。

“是谁?”白雅诧异的问道。

Related posts

Related